玄学知识

你的位置: > 事业风水 >

重新“佛家设计”国内设计服务流程精于开启的行业变革

  设计(Design)这个词本身具有从无到有的气势,在西方语境之中,最高的设计者是造物主(上帝),而人的本质力量就在一切作品劳动中体现自己的价值;所以,一个有设计思维和能力的人也是一个头脑具备相当旺盛创造力、以及双手灵巧的人。

  到了信息时代,设计更是渗透进社会机体的毛孔之中,当我们打开一个App的logo、产品的UI(界面),电脑上时打开的网页,操作系统的布局都是由一个个分门别类设计工种精心打磨;包括手机、笔记本在内的智能硬件努力比拼工业设计的美感,更遑论我们寄居的高楼大厦也是建筑设计师在图纸上、空间设计师的建模细节一点点生成为现实。

  83.“八节”指立春、立夏、立秋、立冬、( )、夏至、秋分、( )。

  即使不谈艺术美学层面,设计已经嵌入到商业各个层面。一个创业公司的从想到名字之后的品牌得落实到一个商标(logo)具象上;办公室功能分区及装饰;企业文化墙或成果展示;公司视觉识别体系(VI);创始人的形象包装处处都会用到设计师;甚至越是做大事的企业越是重视自身的设计软实力。

  按目前设计师圈的通行说法全国有2000多万设计师,既有从高中开始学习美术、大学时从事艺术设计相关专业的科班人才,也参加photoshop、CorelDRAW等培训班出身的人士,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的就业出口是企业。

  智能餐厅服务机器人 、 咨询礼仪机器人 、 养老护理机器人 、 安保机器人现今备受瞩目 , 市场正在爆发 , 需求量将会非常庞大 。 智能机器人与智能相关产业已经成为社会热点 , 在国家政策指引 、 智能服务机器人及产业即将会井喷式增长 , 为引导和推动我国智能服务机器人的研究及应用 , 使......

  而一些不是长期需要市场策划岗位的公司大多选择设计“外包”,有的找朋友帮忙代设计一个logo,有些注重品牌形象的公司重金邀请到大的设计事务所,他们抱着很高的期待却并不内行,由此带来的甲方与乙方之间的“相爱相杀”,往往陷入到乙方认为甲方“说什么都会对”,甲方怀疑乙方“没有get到点”的境地。

  居家生活类短视频自媒体“ECLife意思生活”(以下简称“意思生活”),近期完成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德迅投资曾李青团队(腾讯创始人之一)。

  这种矛盾在于设计是门“商业艺术”,其需求不是源于设计师的创作欲,但是客户却需要艺术化的呈现,本质上,商业设计工作更像是一个to B(to Bussiness或者说to Boss)的工作,设计师既要适应不同口味、需求的老板,还要兼顾商业实用和效果,很多设计师的职业荣光就这样被一次次枯燥的修改和繁琐的沟通所消磨。

  1999年3月,金庸受邀出任浙大人文学院院长,并担任古代史专业博士生导师。自此,金庸正式得到了南北名校(北大、浙大),文史两方(中文系夸赞,历史系聘用)的认可。

  尽管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良莠不齐充斥设计市场,笔者在专访精于设计创始人王斯旻经过深入探讨后发现,这还并不算真正关节所在:

  定价非标化。同一需求不同作品的设计费,市面上有些设计师平台最低低至99元,也有一个亿的天价logo,如此天渊之别的价格中间有多少名不副实的水分?如何让企业花费合理的价格获得一个相对优质又满意的设计作品呢?企业在试错成本较高的情况下会选择名气更大、费用相对更高的设计师,而相互抱怨和吐槽难以避免。

  预期效果“天生不稳定性”。“即使是一个好的设计师要做一个设计作品,也未必一定可以符合企业的需求,”王斯旻说,“因为设计每一个作品都是一个全新的工作。”好的设计创意本身是反套路化、佛家反程序化的,并且设计还是“人对人”之间的工作,还得考虑彼此的欣赏水平与企业需求是否合拍。

  优秀设计师人才的流失。王斯旻在康奈尔大学读研期间初创的“凯诺空中设计课”时发现,很多优秀设计人才更倾向于到外企或者国外去工作,他们大多是由于市场价格混乱、作品没有得到认可而被迫转行。

  如何让中国设计令世人尊敬,王斯旻认为至少要达到一个标准:优秀的设计人才更愿意留在国内发展,他们的才华有施展舞台。这是他为什么要从纽约SOM设计所离开并回国创办精于设计的初心。

  怎样把设计的工作流程规范化,为行业构建一个有章可循的机制,却需要借鉴美国、欧洲以及日本等发达国家在设计行业方面管理经验和文化积淀,显然,对于设计师创作过程的“再设计”,对缓解创作者个性化发挥不稳定性的问题已成为刚需。

  企业和设计师的共同愿望是:得出双方满意的作品,只是这种“一拍即合”的畅快感似乎快成为一种传说。

  精于设计认为所有工作的原点是要清晰界定准客户需求(brief)。

  传统的做法是让经验丰富的设计师与项目方沟通数个小时,有的是设计事务所的“台柱子”与甲方沟通之后再传达给底下其他设计助理执行,而多方传递后的“需求”信息已经失真。精于设计则是开发一套标准化、具备游戏化体验的“问卷系统”,快速测出客户尤其是企业主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深层次需求,比如喜欢或许需要什么样的颜色?需要的是抽象的还是具象的设计?究竟是高大上设计风格还是接地气的风格?调查问卷系统出具各种维度的表格数据,结合了设计心理学的H5报告能够节省双方的沟通成本,减少无用功。

  最关键的流程改造还是得降低设计师发挥不稳定的问题,这显然不能指望单独由一个设计师改N稿或突破自我的框架,借助团队(Team)的力量才能得到整体相对稳定的输出。

  以往企业之所以情愿出高价邀请知名设计师其实是在“赌”该设计师在理解企业需求后做出好设计的“概率”更高。精于设计则把每一个设计师预期完成满意作品的概率进行加权,最终让企业挑选出最符合自身预期的作品方案,改变一个设计师完成一个需求的孤立作业模式,变成多个设计师对待一个需求的竞选模式,据了解,精于设计的竞赛大体分为如下三种:

站长推荐

百度搜索
  • 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如侵犯您的隐私(版权) 请联系站长:QQ 154664104

    秒速赛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18 邮箱:jilinmingyou@aicai555.com 网站地图

\